原创

第48章-宋蕴蕴江曜景错爱成瘾逃婚总裁无限宠-

固然穿着一身甲胄,但高阳公主娇小的身躯依旧娇俏玲珑,自府门内一个矫健的箭步窜出,手里拿着一柄镶嵌着宝石珠玉华美异常的羊角弓,引弓搭箭,口中娇叱一声:“吃本宫一箭!”“嗖”的一声,缀着白羽的箭矢应声而出,自风雪穿过虚空,倏忽之间已经来到长孙温面门。长孙温正贪婪的等着门前两女玲珑浮突的娇躯,纠结着待会儿是否要趁机将两女掠到一处僻静所在一逞兽欲,忽然之间高阳公主从门内窜出,张弓搭箭抬手便射,他哪里反应得过来?待到那弓矢带着风声飞到面门前,他方才如梦初醒,赶紧在马背上一低头,紧接着左肩胛一阵剧痛,已被箭矢射中,疼得他“哎呀”一声惨叫,差点从马背上坠落地面。身后兵卒也都吓了一跳,“呼啦”一下冲上来将长孙温围拢在当中,有人赶紧下马查看长孙温伤势。长孙家本就子嗣凋零,死的死散的散,若是长孙温再出了什么意外,长孙无忌盛怒之下,他们这些人性命难?!双方对峙的距离本就不远,他们这边百余人“呼啦”一下冲上前,一下子便来到房家部曲门前,甚至距离石阶上一箭射中长孙温正自洋洋得意的高阳公主仅有咫尺之遥,房家部曲唯恐长孙家的人怒极之下伤害高阳公主,也纷纷冲到前边将高阳公主挡在身后。双方忽然之间便凑到一处,甚至鼻息可闻。都是兵卒,且一方有意挑衅,一方誓死护主,俱是杀气腾腾气势逼人,猛地凑在一起,犹如火星撞地球,顿时爆发出来。长孙家的家兵以为房家要伤害长孙温,这都已经射了一箭了,还想要命不成?房家的部曲以为长孙家意欲伤害高阳公主,公主站在石阶之上,石阶下的长孙家家兵一个箭步就可以冲上去,岂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战斗陡然爆发。房家部曲是绝对不容许高阳公主受到一丝一毫伤害的,见到长孙家的家兵离得太近,猛地出手推开。长孙家的家兵正围着长孙温查看伤势,被推一下也怒了,拔出刀反手便劈斩过去。一个房家部曲被这一刀劈中肩膀,身边袍泽想都不想,一刀便劈了回去,双方猬集一处,根本避无可避,那长孙家的家兵被这一刀正中脖颈,鲜血猛地喷泉一般喷了出来,脑袋耷拉在一边差点被斩掉……见了血,自然无法收场。长孙家的家兵齐齐大喊一声,抽出刀便扑了上去,房家这边也不示弱,自石阶上俯冲而下,数十人冲在最前,奔跑途中相互依靠结成阵列,数十柄横刀有如刀墙一般,直指的冲入长孙家家兵阵中。一时间刀光闪闪、鲜血迸溅,猝不及防的长孙家家兵顷刻倒下十余人。双方的战力绝对不在一个层面。长孙家的嫡系子弟并无在军中效力者,旁支子弟也难堪大用,故而甚少拉拢得到真正的精锐兵卒投靠家中,为奴为仆。这些家兵大多是自奴仆、庄客之中挑选的青壮,略加操练之后便以之横行乡里。而房家的部曲却皆是跟随房俊南征北战的百战老卒,固然其中大多数身有残疾,但那股精气神却并未泄掉,且平素在骊山农庄以军阵之法严加操练,熟习火器战术,其战力并未比以往身在军中之时差多少。一方是乌合之众、豪门刁奴,一方是百战精锐、战力高超,甫一照面,高下立判。大雪之中,鲜血迸溅,战斗忽然便爆发,双方兵卒迅速颤抖在一起,原先被家兵围拢的长孙温在马背上暴跳如雷:“杀,给老子杀!一群酒囊饭袋的东西,谁敢退后一步,老子先宰了他!”身边家兵闻言,纷纷冲了上去,双方混战一处。石阶上的武媚娘赶紧拉住高阳公主的手,疾声道:“殿下,快躲回门内!”高阳公主刚刚气盛而来,一箭射中长孙温的时候很是兴奋,但是此刻双方兵卒混战一处,呼喝厮杀鲜血迸溅,登时吓得小脸儿有些发白,哪里见过这般血淋淋的阵势?待到武媚娘拉着她的手往回走,便将手里的弓箭一丢,顺势转身。武媚娘左手拉着高阳公主,右手拉着金胜曼,刚刚转过身,便觉得右手被睁开,惊骇之下扭过头,便见到金胜曼已经“呛啷”一下抽出宝剑,足尖点地,纤细窈窕的身姿自石阶上猛地窜出去,动若脱兔一般,居高临下俯冲到长孙温马前,口中娇叱一声,手中宝剑猛地刺出,正中长孙温胯下战马的脖颈。那战马吃痛,扬起前蹄“希律律”一声惨叫,将背上的长孙温掀翻在地,然后猛地撒开蹄子向一旁狂奔。长孙温猝不及防,被掀翻在地,摔得七晕八素,且肩胛之上的箭矢还在,落地之时难免牵动伤处,疼得呲牙咧嘴,惨呼出声。周边兵卒上位反应过来,便见到金胜曼已经箭步冲到近前,一手持剑将两个意欲上前抢救的长孙家家兵逼退,另一手伸出抓住长孙温的腰带,猛一用力,居然将长孙温给提了起来。然后纤腰一拧,转过身便向门前石阶跑去。长孙家家兵这才回过神,见到自家五郎居然被房俊的小妾生擒活捉,赶紧冲上去意欲解救,房家部曲却也赶紧扑到金胜曼身后,将长孙家的家兵挡住。金胜曼一口气将长孙温拎着跃到石阶之上,手中宝剑横在长孙温脖颈,娇声道:“都住手,否则杀了他!”房府门前的混战顿时一滞,长孙家的家兵仓惶退却,房家部曲却也没有乘胜追击,退回到石阶之下,双方重新拉开距离。只是纷纷大雪之下,方才混战的街巷中央,数十人倒在血泊之中,有的一动不动,有的辗转哀嚎。战况极其惨烈。武媚娘与高阳公主手牵手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着英姿飒飒的金胜曼将宝剑搁在长孙温脖颈,都有些懵……方才金胜曼这几下兔起鹘落,不仅干净利落,更出其不意,“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可谓深谙兵法宗旨,一下子便将战斗制止。金胜曼英姿飒爽,握剑的手甚是稳定,只是胸甲之下的胸脯起伏剧烈,方才这几下看似迅速快捷,实则消耗极大。心里不仅暗暗警惕,自从嫁入房家之后,耽于闺阁之享乐,却是懈怠了打熬筋骨,体力比之前差了许多,以后还需多多训练才行……秀美的面容上神情坚毅,清声道:“尔等速速退去,否则吾现在便一剑杀了他!回去告诉你们家主,若是再有乱兵前来袭扰房家,吾便将此人扒皮抽筋杀来祭旗,然后阖府上下,与尔等决一死战!”长孙家的家兵吓得魂不附体,互视之间面面相觑,他们自是不敢冲上去试图将长孙温救回,这女子身手矫健一看便是女中豪杰,杀个人估计没什么心里障碍??伤且膊桓易?,今日上门来寻房家的麻烦,却将五郎陷在这里,回去之后如何跟长孙无忌交待?长孙家如今子嗣凋零,已经死了好几个,这长孙温虽然不是嫡子,但到底也是家主血脉,万一丢了性命,他们这些人都得陪葬。金胜曼招手,让几个部曲上前接过长孙温,宝剑挽了一个漂亮的?;ㄖ笕肭?,吩咐道:“严密关押此人,若再有乱兵贼子登门袭扰,不管是否长孙家的家兵,便先将此人点了天灯挂在府门前,以儆效尤!”“喏!”几个部曲恭声应命,将长孙温接过去,目光崇拜的看着金胜曼。军中最敬强者,即便二郎的这位小妾看上去娇滴滴沉鱼落雁,可方才那几下却是功力尽显,兔起鹘落之间生擒贼酋,制止一场血战,实在是太厉害了!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本文页面地址:www.thewanderingstag.com/txt/198356/60885398.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是必
路边摊吃煎饼果子不敢加根肠。
见因

所以慈悲:因为懂得

已经
不要太自私
好处
除了你永不再爱”

热门推荐:

  第763章-龙游天下叶锋苏凝霜全文免费阅读- 第122章 主动请缨-崇祯十五年结局- 第48章-宋蕴蕴江曜景错爱成瘾逃婚总裁无限宠-